我的书城网

繁体版 简体版
我的书城网 > 游戏竞技小说 > 基因审判 > 第十四章 红疯子

第十四章 红疯子

不想错过《基因审判》更新?安装我的书城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罗征笑道:“五叔这般想念侄儿,侄儿岂能不来啊!”

风将似乎期盼了很久,但他很快把目光落在夜莺身上。“这位就是你跟我提起的夜莺姑娘吧,果然气质非凡。”他的夸赞毫不做作,让夜莺心中涌起一股暖流。

夜莺微微颔首,礼貌地回应道:“晚辈夜莺,久仰风将大名,今日得见,实乃三生有幸。”她的话语中既有敬重,也不乏真诚,那双清澈的眼睛直视着风将,仿佛想要窥探这位传奇人物的内心世界。

风将闻言,爽朗一笑,伸手邀请二人进入屋内:“你们俩来得正好,我这里有些好东西,正等着与你们分享呢。”他的话语中透露出对古玩的热爱,以及对罗征与夜莺到来的期待,但夜莺却暗地瞟了罗征一眼,她根本没想过罗征会提前告知风将她的到来。

随着风将步入屋内,夜莺的内心世界也随之波动。她曾想象过千门八将的风采,但眼前的景象却远超她的预期。这里与外界截然不同,仿佛是一个独立的小世界,墙壁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字画,每一件都透露着深厚的文化底蕴。书架上摆满了古籍,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书香,让人顿感心灵得到了净化。

风将走到一张精致的檀木桌前,小心翼翼地揭开一块红色绸布,一件古玩便展现在众人眼前。那是一件瓷瓶,瓶身绘有细腻的山水图案,釉色温润如玉,散发着柔和的光泽。夜莺被这件古玩精美绝伦的设计所吸引,她轻轻上前,几乎屏住了呼吸,生怕自己的呼吸会惊扰了这份宁静的美好。

她的眼中闪烁着好奇与惊叹,仿佛通过这件古玩,看到了千年前匠人的匠心独运,感受到了那份跨越时空的艺术魅力。罗征站在一旁,望着夜莺那专注的神情,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自豪。他知道,能让夜莺如此动容的,不仅仅是这件古玩本身,更是它背后所承载的历史与文化。

风将看着夜莺的反应,满意地点了点头,他的话语中带着几分自豪:“这件瓷器出自涅法时期的官窑,历经千年风雨,依然光彩夺目,实属难得。我之所以收藏它,并非仅仅因为其价值连城,更多的是欣赏它背后的工艺与历史价值。”他的话语中透露出对古玩的深刻理解,以及对历史文化的尊重。

夜莺收回目光,抬头望向风将,眼中满是敬佩:“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晚辈对古玩的认识尚浅,今日得以亲眼目睹这样的珍品,实在是受益匪浅。”她的言语中既有谦逊,也表达了对风将学识的钦佩。

罗征和夜莺在风将的宅邸内,围绕着精美的瓷器和优雅的字画,品茗着冬日特有的雪茶,享受着片刻的宁静。然而,罗征心中却藏着一个更为重要的目的。他深吸一口气,决定将此行的真实意图坦白于风将面前。

“五叔,”罗征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郑重,“想必你也知道,侄儿这次前来,是为了动用那笔资金。这笔钱是爷爷留下的,因为数额巨大,藏于千门之中,若不是为了江湖救急,侄儿也并非需要,还请五叔通融通融。”

他的话音刚落,屋内的气氛似乎瞬间凝固,风将的目光变得深邃,仿佛在评估罗征话语的真实性。而夜莺更是诧异万分,罗征事前并未告知他的爷爷有一笔巨款,听起来还是留给他的,但又为何需要风将通融,真是越来越看不懂罗征了。

“你想动用这笔资金?”风将缓缓开口,语气中带着几分审慎,“你可知道,想要触及千门的财富,必须得是门中之人。你爷爷留下的一切,唯有继承他的衣钵,才能名正言顺地使用。”

罗征闻言,眉头微蹙,他早已预料到会有这样的条件,但他的志向并不在此。“五叔,您是了解侄儿的,我从小的理想就是成为一名侦探,追寻事实的真相,守护人间的正义。这千门虽好,却非我心之所向。所以侄儿今天来只是借钱,并不是想把爷爷留给千门的财富据为己有。”

罗征的话语坚定,眼中闪烁着对梦想的执着。

风将沉默了片刻,随后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既然如此,我愿意以个人名义借给你,无需你加入千门。但作为交换,五叔需要知道,这笔钱将用于何事。”他的提议出乎罗征的意料,但条件同样苛刻。

罗征略作思索,最终决定将一部分计划告知风将。

“五叔,实不相瞒,这笔钱将用于追查一件名为红铜鸟的古董,它背后隐藏着一桩谜案,关系重大。”他简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特别提到了夜莺以及她的搭档幻指,试图让风将理解这次行动的重要性。

风将听完罗征的解释,目光转向夜莺,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

“原来夜莺姑娘的朋友名叫幻指,我红疯子对他也是早有耳闻。听说此人妙手生花,干了几件非常漂亮的事,能从法兰人手中悄无声息地偷梁换柱,也能从帝国守卫森严的宝库盗取琼浆玉液,着实有些本事。我还听说他的左手缺了一根手指,即便如此,他的一手绝活儿丝毫不受影响,不知道我说得对不对?”

夜莺忽然觉得这位风将当真有些可怕,他的言辞之间隐约透露着一股杀气,但他的表情仍然是温文尔雅,面对询问,她不得不回道:“风将前辈果然名不虚传,闻风千里,洞察秋毫。您说的一点儿都不错,只是我与那幻指虽是搭档,却也很少见面,我们更多的是远程合作。”

“原来如此!”风将脸上闪现一抹自信的微笑,随即对罗征说道,“贤侄,我是真心希望你能继承雄叔的衣钵,也能替我分担一下千门的重任。他老人家的遗嘱你是见过的,那笔资金对我来说不过是一串数字,所以加入千门的事情你还是要多多考虑才是。人只要年轻,敢做敢为,敢爱敢拼,做什么不是为了心中的大义?”

罗征慨然回道:“五叔教诲的是,侄儿回去后定然多加考虑,说不定哪天我的侦探社就关门大吉了,到时候还不得来求着五叔您不是?”

“好!说句心里话,你小子跟你父亲相比,在某些方面还是要强不少的,颇有雄叔当年的风采,若是能继承雄叔的衣钵,居正将之位,必然能让千门发扬光大。哎,五叔年纪大了,有些事力不从心,只想着有朝一日能寻得一僻静之地,跟我那只不会说话的鹦鹉一起,安安心心地过完一辈子,何不乐哉!”

“你想动用这笔资金?”风将缓缓开口,语气中带着几分审慎,“你可知道,想要触及千门的财富,必须得是门中之人。你爷爷留下的一切,唯有继承他的衣钵,才能名正言顺地使用。”

罗征闻言,眉头微蹙,他早已预料到会有这样的条件,但他的志向并不在此。“五叔,您是了解侄儿的,我从小的理想就是成为一名侦探,追寻事实的真相,守护人间的正义。这千门虽好,却非我心之所向。所以侄儿今天来只是借钱,并不是想把爷爷留给千门的财富据为己有。”

罗征的话语坚定,眼中闪烁着对梦想的执着。

风将沉默了片刻,随后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既然如此,我愿意以个人名义借给你,无需你加入千门。但作为交换,五叔需要知道,这笔钱将用于何事。”他的提议出乎罗征的意料,但条件同样苛刻。

罗征略作思索,最终决定将一部分计划告知风将。

“五叔,实不相瞒,这笔钱将用于追查一件名为红铜鸟的古董,它背后隐藏着一桩谜案,关系重大。”他简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特别提到了夜莺以及她的搭档幻指,试图让风将理解这次行动的重要性。

风将听完罗征的解释,目光转向夜莺,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

“原来夜莺姑娘的朋友名叫幻指,我红疯子对他也是早有耳闻。听说此人妙手生花,干了几件非常漂亮的事,能从法兰人手中悄无声息地偷梁换柱,也能从帝国守卫森严的宝库盗取琼浆玉液,着实有些本事。我还听说他的左手缺了一根手指,即便如此,他的一手绝活儿丝毫不受影响,不知道我说得对不对?”

夜莺忽然觉得这位风将当真有些可怕,他的言辞之间隐约透露着一股杀气,但他的表情仍然是温文尔雅,面对询问,她不得不回道:“风将前辈果然名不虚传,闻风千里,洞察秋毫。您说的一点儿都不错,只是我与那幻指虽是搭档,却也很少见面,我们更多的是远程合作。”

“原来如此!”风将脸上闪现一抹自信的微笑,随即对罗征说道,“贤侄,我是真心希望你能继承雄叔的衣钵,也能替我分担一下千门的重任。他老人家的遗嘱你是见过的,那笔资金对我来说不过是一串数字,所以加入千门的事情你还是要多多考虑才是。人只要年轻,敢做敢为,敢爱敢拼,做什么不是为了心中的大义?”

罗征慨然回道:“五叔教诲的是,侄儿回去后定然多加考虑,说不定哪天我的侦探社就关门大吉了,到时候还不得来求着五叔您不是?”

“好!说句心里话,你小子跟你父亲相比,在某些方面还是要强不少的,颇有雄叔当年的风采,若是能继承雄叔的衣钵,居正将之位,必然能让千门发扬光大。哎,五叔年纪大了,有些事力不从心,只想着有朝一日能寻得一僻静之地,跟我那只不会说话的鹦鹉一起,安安心心地过完一辈子,何不乐哉!”

“你想动用这笔资金?”风将缓缓开口,语气中带着几分审慎,“你可知道,想要触及千门的财富,必须得是门中之人。你爷爷留下的一切,唯有继承他的衣钵,才能名正言顺地使用。”

罗征闻言,眉头微蹙,他早已预料到会有这样的条件,但他的志向并不在此。“五叔,您是了解侄儿的,我从小的理想就是成为一名侦探,追寻事实的真相,守护人间的正义。这千门虽好,却非我心之所向。所以侄儿今天来只是借钱,并不是想把爷爷留给千门的财富据为己有。”

罗征的话语坚定,眼中闪烁着对梦想的执着。

风将沉默了片刻,随后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既然如此,我愿意以个人名义借给你,无需你加入千门。但作为交换,五叔需要知道,这笔钱将用于何事。”他的提议出乎罗征的意料,但条件同样苛刻。

罗征略作思索,最终决定将一部分计划告知风将。

“五叔,实不相瞒,这笔钱将用于追查一件名为红铜鸟的古董,它背后隐藏着一桩谜案,关系重大。”他简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特别提到了夜莺以及她的搭档幻指,试图让风将理解这次行动的重要性。

风将听完罗征的解释,目光转向夜莺,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

“原来夜莺姑娘的朋友名叫幻指,我红疯子对他也是早有耳闻。听说此人妙手生花,干了几件非常漂亮的事,能从法兰人手中悄无声息地偷梁换柱,也能从帝国守卫森严的宝库盗取琼浆玉液,着实有些本事。我还听说他的左手缺了一根手指,即便如此,他的一手绝活儿丝毫不受影响,不知道我说得对不对?”

夜莺忽然觉得这位风将当真有些可怕,他的言辞之间隐约透露着一股杀气,但他的表情仍然是温文尔雅,面对询问,她不得不回道:“风将前辈果然名不虚传,闻风千里,洞察秋毫。您说的一点儿都不错,只是我与那幻指虽是搭档,却也很少见面,我们更多的是远程合作。”

“原来如此!”风将脸上闪现一抹自信的微笑,随即对罗征说道,“贤侄,我是真心希望你能继承雄叔的衣钵,也能替我分担一下千门的重任。他老人家的遗嘱你是见过的,那笔资金对我来说不过是一串数字,所以加入千门的事情你还是要多多考虑才是。人只要年轻,敢做敢为,敢爱敢拼,做什么不是为了心中的大义?”

罗征慨然回道:“五叔教诲的是,侄儿回去后定然多加考虑,说不定哪天我的侦探社就关门大吉了,到时候还不得来求着五叔您不是?”

“好!说句心里话,你小子跟你父亲相比,在某些方面还是要强不少的,颇有雄叔当年的风采,若是能继承雄叔的衣钵,居正将之位,必然能让千门发扬光大。哎,五叔年纪大了,有些事力不从心,只想着有朝一日能寻得一僻静之地,跟我那只不会说话的鹦鹉一起,安安心心地过完一辈子,何不乐哉!”

“你想动用这笔资金?”风将缓缓开口,语气中带着几分审慎,“你可知道,想要触及千门的财富,必须得是门中之人。你爷爷留下的一切,唯有继承他的衣钵,才能名正言顺地使用。”

罗征闻言,眉头微蹙,他早已预料到会有这样的条件,但他的志向并不在此。“五叔,您是了解侄儿的,我从小的理想就是成为一名侦探,追寻事实的真相,守护人间的正义。这千门虽好,却非我心之所向。所以侄儿今天来只是借钱,并不是想把爷爷留给千门的财富据为己有。”

罗征的话语坚定,眼中闪烁着对梦想的执着。

风将沉默了片刻,随后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既然如此,我愿意以个人名义借给你,无需你加入千门。但作为交换,五叔需要知道,这笔钱将用于何事。”他的提议出乎罗征的意料,但条件同样苛刻。

罗征略作思索,最终决定将一部分计划告知风将。

“五叔,实不相瞒,这笔钱将用于追查一件名为红铜鸟的古董,它背后隐藏着一桩谜案,关系重大。”他简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特别提到了夜莺以及她的搭档幻指,试图让风将理解这次行动的重要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八男?别闹了! 诡秘之主2宿命之环 繁花 综影视:阮墨竹归 康熙与太子妃[清穿] 分手后,前任让我攻略她 叔叔你这么像我,可以做我爹地吗 嫁给权倾天下的残王殿下 海南1939 不死不灭的我在40k的绝望旅途 加入聊天群的我被群友剧透了 素质摆烂勇敢冲,糊咖争当羊癫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