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网

繁体版 简体版
我的书城网 > 玄幻小说 > 全门派打工 > 第一一七章 悟了

第一一七章 悟了

不想错过《全门派打工》更新?安装我的书城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三日疗伤之后,在师玄璎草率决定下,刀宗大长老白雪行在尘芥里直接走马上任了。

不过,师玄璎用人的时候十分克制,没有直接当甩手掌柜。

毕竟还没立生死契,万一对方受不了直接跑路怎么办?

师玄璎一般都是有事就说,说完就走,倒是江垂星,这几日总是在白雪行面前晃悠,一副欲言又止、止又欲言的模样,令白雪行颇为困扰。

“你有事请讲。”白雪行放下手里的公务。

“是你让我问的啊!”江垂星清清嗓子,“你真把自己的兄弟炼成阴傀了?”

白雪行面色微变,沉默许久道:“是。”

江垂星皱眉:“你杀了他?”

“是。”白雪行转动右手上的佛珠,轻声道,“我杀了他。”

他见江垂星不说话,又问:“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尽管他是态度很配合,但回答的十分敷衍,一般人一听便知晓这是根本不想深入聊下去的意思,但江垂星并非一般人:“你是白雪行?白霜行是你兄长还是弟弟?你为了练两仪术亲手杀的他?”

白雪行攥紧手中的佛珠,盯着江垂星看了半晌。

“你怎么不说话?”江垂星疑惑。

“我是白雪行,死的是我兄长。”他挑着回答了两个问题。

江垂星没等到所有答案,继续没有眼色地追问:“然后呢?”

白雪行面无表情道:“我让你问,却没说过一定会回答。”

江垂星困惑:“既然不会回答干嘛让我问?”

“度人无量天尊。”白雪行念罢,闭上眼睛,手中飞快捻动佛珠,不再搭理他。

江垂星这下总算看出来对方不想搭理自己了,起身去找师玄璎。

师玄璎正在研究赤血旗,余光瞥见江垂星进来,尚未来得及张口询问,便见他掏出储物袋,哗啦啦倒出一堆破烂,一言不发地埋头在其中翻找。

半晌,她忍不住问:“你在找什么?”

“师叔,我们真要让他入刀宗吗?”江垂星从杂物中抬起头。

“为什么这么问?”师玄璎正在研究赤血旗,闻言卷起旗子,准备与他好好聊聊。

江垂星却塞给她一册手札:“这是师祖的遗物,里面提到过白雪行。”

“哦?”师玄璎颇感兴趣,飞快翻了一遍。

岳阳老祖似乎对“两仪术”很感兴趣,用大篇幅描述此术,只是顺带提到傀族和白雪行。

据记载,如今傀族已经覆灭,只余白雪行一人。

师玄璎合上手札:“你觉得两仪术过于歹毒,认为道长杀了自己的兄弟,所以不愿接受他?”

“我说不清楚。”他觉得两仪术太歹毒,但相处下来,又直觉白雪行并非是一个心肠歹毒之人,这种矛盾之感,令他心中很纠结。

“首先,他在路边救了你和天天,其次,他在跟我战斗之时,时刻担心阴傀状态。所以,他多半不是一个阴毒之人。”师玄璎草率下了结论后,又劝他,“倘若判断错误,那就错呗,人生哪能不犯错呢?总不能因为一点猜疑就瞻前顾后,你这刀心还得练啊,这样能过得了生死劫吗?”

师玄璎表示怀疑。

江垂星道:“师祖没教我修刀心,他说自己刀心毁了,教不了我。”

“你怎么不早说?!”师玄璎跳起来,抬脚便踹了过去,“你练了《秋煞刀心法》之后,说不定很快就会迎来生死劫,完蛋玩意!”

江垂星不是个贪生怕死之人,行事颇有刀修风范,谁也看不出来他从未修过心境。

踹完之后,她摸着下巴努力回忆半晌自己渡劫之前的心得:“你就把每一天都当做最人生的后一天,一切顺意而为,今天想吃的东西必须吃到,今天想杀的人必须杀死,不要怕做错,万一活不到明天呢。”

江垂星点头。

“譬如白霜行这件事吧。你知晓我收他入宗门之后,心中最先出现的感受是什么?”师玄璎问。

江垂星想了想:“高兴。”

刀宗添人,再也不是只有他和师叔两个人了,他自然高兴。

“那你高兴就完事了,不必想其他。”师玄璎道。

江垂星茅塞顿开:“这就是顺意而为吧!师叔,我悟了!”

师玄璎皱起脸,拍拍他的脑袋,“我的意思是,你不适合想这种复杂的问题,简单的脑子就应该活的简单一点。”

“啊,是这样啊!”江垂星挠头,“师叔这么说,那我就放心了。”

之后,他果然就不再想此事,再见到白雪行都开始恭恭敬敬喊“大长老”了。

白雪行忍不住跑到师玄璎面建议:“我们尚未签生死契,还是等出去之后再说吧!”

“何必拘泥小节。”师玄璎反倒劝他,“我看你也得好好修刀心。”

白雪行不想说话,他的刀是阴傀所化,想变成什么都行,又不是真的刀,修什么刀心啊!

师玄璎仿佛猜透他在想什么,睨了他一眼:“修刀心比你念什么劳什子经管用,你若渡完生死劫,修成刀心,便是断了杂念之根。你若不信,不妨一试。”

白雪行为了稳住道心,什么都信点,闻言便宛如遭遇推销的客人,忍不住心动:“如何试?”

师玄璎不语,手中寒光一闪,一刀砍过去。

白雪行下意识地撑起符咒防护,然而定睛一看,却见她手中空空,正含笑看着他。

“这是何意?”他周身符咒消散,皱眉不解。

师玄璎没有解释,只道:“你以后就跟着天天一起行动吧,活得刺激一点就不会想东想西了。”

叩叩!

门大开着,刘主簿仍是站在门口敲了几下,见两人看过来,笑道:“大人,桃县送来两车水果,下官让人卸在廊下了,您看该如何处置?”

“曹县丞真是个妙人。”这哪儿是给她送水果,这是提醒她别忘记承诺啊!师玄璎道,“走,去看看!”

几人到院中,便见廊下堆了一筐筐枇杷、桃子,卖相都不错。

师玄璎剥开枇杷尝了一个:“确实很甜。”

她道:“这一筐我留下,其余就劳烦刘主簿给咱们自己人分一分。”

“好!”刘主簿欢欢喜喜的接下任务。

师玄璎想着,新招的衙役们已经充分感受到她的实力,最近听话的很,拨一批人去桃县应该不成问题。

自从前几天吕息前来挑战过之后,整个临溪县都弥漫着一股怪异气氛。

普通百姓不知道大宗师究竟有多强,但那一战地动山摇,每一个人都感受到了,还有不少人亲眼看见双龙冲天。

此时,师玄璎在百姓心中已经脱离人的范畴,而是神灵转世,她再发布什么政令,可谓一呼百应。

有了这么一个榜样树立在那里,加上许多鼓励女子谋生的政令,县里不少妇人都开始渐渐走出家门。

起初许多人对此怒不敢言,但当他们开始体会到有人分担赚钱养家重担的好处,便也很快转变观念。

临溪县欣欣向荣,前方战场刀光剑影。

肖红帆率军与复国军血战月余,就在粮草耗尽前夕,总算剖开一条口子,与誉王所率援军会和,而后迅速反将复国军包围在东南一带。

誉王刚刚赶到便直接捡漏,自然喜不自胜,当即写了折子狠狠夸赞肖红帆。

一时间,朝野尽知将星肖红帆之名。

而西北增二十万援军之后,亦将叛军逼退至北境国界处。卢昌国被右相刘恕己游说,开始产生动摇,迟迟不愿响应大陈国的催战。

战局逆转,瞿国这边形势一片大好。

谁知道瞿帝还没高兴两天,钦天监突然又道西北已经有一个月没有下雨了,观星预测未来数月,亦不见有降雨预兆。

江垂星想了想:“高兴。”

刀宗添人,再也不是只有他和师叔两个人了,他自然高兴。

“那你高兴就完事了,不必想其他。”师玄璎道。

江垂星茅塞顿开:“这就是顺意而为吧!师叔,我悟了!”

师玄璎皱起脸,拍拍他的脑袋,“我的意思是,你不适合想这种复杂的问题,简单的脑子就应该活的简单一点。”

“啊,是这样啊!”江垂星挠头,“师叔这么说,那我就放心了。”

之后,他果然就不再想此事,再见到白雪行都开始恭恭敬敬喊“大长老”了。

白雪行忍不住跑到师玄璎面建议:“我们尚未签生死契,还是等出去之后再说吧!”

“何必拘泥小节。”师玄璎反倒劝他,“我看你也得好好修刀心。”

白雪行不想说话,他的刀是阴傀所化,想变成什么都行,又不是真的刀,修什么刀心啊!

师玄璎仿佛猜透他在想什么,睨了他一眼:“修刀心比你念什么劳什子经管用,你若渡完生死劫,修成刀心,便是断了杂念之根。你若不信,不妨一试。”

白雪行为了稳住道心,什么都信点,闻言便宛如遭遇推销的客人,忍不住心动:“如何试?”

师玄璎不语,手中寒光一闪,一刀砍过去。

白雪行下意识地撑起符咒防护,然而定睛一看,却见她手中空空,正含笑看着他。

“这是何意?”他周身符咒消散,皱眉不解。

师玄璎没有解释,只道:“你以后就跟着天天一起行动吧,活得刺激一点就不会想东想西了。”

叩叩!

门大开着,刘主簿仍是站在门口敲了几下,见两人看过来,笑道:“大人,桃县送来两车水果,下官让人卸在廊下了,您看该如何处置?”

“曹县丞真是个妙人。”这哪儿是给她送水果,这是提醒她别忘记承诺啊!师玄璎道,“走,去看看!”

几人到院中,便见廊下堆了一筐筐枇杷、桃子,卖相都不错。

师玄璎剥开枇杷尝了一个:“确实很甜。”

她道:“这一筐我留下,其余就劳烦刘主簿给咱们自己人分一分。”

“好!”刘主簿欢欢喜喜的接下任务。

师玄璎想着,新招的衙役们已经充分感受到她的实力,最近听话的很,拨一批人去桃县应该不成问题。

自从前几天吕息前来挑战过之后,整个临溪县都弥漫着一股怪异气氛。

普通百姓不知道大宗师究竟有多强,但那一战地动山摇,每一个人都感受到了,还有不少人亲眼看见双龙冲天。

此时,师玄璎在百姓心中已经脱离人的范畴,而是神灵转世,她再发布什么政令,可谓一呼百应。

有了这么一个榜样树立在那里,加上许多鼓励女子谋生的政令,县里不少妇人都开始渐渐走出家门。

起初许多人对此怒不敢言,但当他们开始体会到有人分担赚钱养家重担的好处,便也很快转变观念。

临溪县欣欣向荣,前方战场刀光剑影。

肖红帆率军与复国军血战月余,就在粮草耗尽前夕,总算剖开一条口子,与誉王所率援军会和,而后迅速反将复国军包围在东南一带。

誉王刚刚赶到便直接捡漏,自然喜不自胜,当即写了折子狠狠夸赞肖红帆。

一时间,朝野尽知将星肖红帆之名。

而西北增二十万援军之后,亦将叛军逼退至北境国界处。卢昌国被右相刘恕己游说,开始产生动摇,迟迟不愿响应大陈国的催战。

战局逆转,瞿国这边形势一片大好。

谁知道瞿帝还没高兴两天,钦天监突然又道西北已经有一个月没有下雨了,观星预测未来数月,亦不见有降雨预兆。

江垂星想了想:“高兴。”

刀宗添人,再也不是只有他和师叔两个人了,他自然高兴。

“那你高兴就完事了,不必想其他。”师玄璎道。

江垂星茅塞顿开:“这就是顺意而为吧!师叔,我悟了!”

师玄璎皱起脸,拍拍他的脑袋,“我的意思是,你不适合想这种复杂的问题,简单的脑子就应该活的简单一点。”

“啊,是这样啊!”江垂星挠头,“师叔这么说,那我就放心了。”

之后,他果然就不再想此事,再见到白雪行都开始恭恭敬敬喊“大长老”了。

白雪行忍不住跑到师玄璎面建议:“我们尚未签生死契,还是等出去之后再说吧!”

“何必拘泥小节。”师玄璎反倒劝他,“我看你也得好好修刀心。”

白雪行不想说话,他的刀是阴傀所化,想变成什么都行,又不是真的刀,修什么刀心啊!

师玄璎仿佛猜透他在想什么,睨了他一眼:“修刀心比你念什么劳什子经管用,你若渡完生死劫,修成刀心,便是断了杂念之根。你若不信,不妨一试。”

白雪行为了稳住道心,什么都信点,闻言便宛如遭遇推销的客人,忍不住心动:“如何试?”

师玄璎不语,手中寒光一闪,一刀砍过去。

白雪行下意识地撑起符咒防护,然而定睛一看,却见她手中空空,正含笑看着他。

“这是何意?”他周身符咒消散,皱眉不解。

师玄璎没有解释,只道:“你以后就跟着天天一起行动吧,活得刺激一点就不会想东想西了。”

叩叩!

门大开着,刘主簿仍是站在门口敲了几下,见两人看过来,笑道:“大人,桃县送来两车水果,下官让人卸在廊下了,您看该如何处置?”

“曹县丞真是个妙人。”这哪儿是给她送水果,这是提醒她别忘记承诺啊!师玄璎道,“走,去看看!”

几人到院中,便见廊下堆了一筐筐枇杷、桃子,卖相都不错。

师玄璎剥开枇杷尝了一个:“确实很甜。”

她道:“这一筐我留下,其余就劳烦刘主簿给咱们自己人分一分。”

“好!”刘主簿欢欢喜喜的接下任务。

师玄璎想着,新招的衙役们已经充分感受到她的实力,最近听话的很,拨一批人去桃县应该不成问题。

自从前几天吕息前来挑战过之后,整个临溪县都弥漫着一股怪异气氛。

普通百姓不知道大宗师究竟有多强,但那一战地动山摇,每一个人都感受到了,还有不少人亲眼看见双龙冲天。

此时,师玄璎在百姓心中已经脱离人的范畴,而是神灵转世,她再发布什么政令,可谓一呼百应。

有了这么一个榜样树立在那里,加上许多鼓励女子谋生的政令,县里不少妇人都开始渐渐走出家门。

起初许多人对此怒不敢言,但当他们开始体会到有人分担赚钱养家重担的好处,便也很快转变观念。

临溪县欣欣向荣,前方战场刀光剑影。

肖红帆率军与复国军血战月余,就在粮草耗尽前夕,总算剖开一条口子,与誉王所率援军会和,而后迅速反将复国军包围在东南一带。

誉王刚刚赶到便直接捡漏,自然喜不自胜,当即写了折子狠狠夸赞肖红帆。

一时间,朝野尽知将星肖红帆之名。

而西北增二十万援军之后,亦将叛军逼退至北境国界处。卢昌国被右相刘恕己游说,开始产生动摇,迟迟不愿响应大陈国的催战。

战局逆转,瞿国这边形势一片大好。

谁知道瞿帝还没高兴两天,钦天监突然又道西北已经有一个月没有下雨了,观星预测未来数月,亦不见有降雨预兆。

江垂星想了想:“高兴。”

刀宗添人,再也不是只有他和师叔两个人了,他自然高兴。

“那你高兴就完事了,不必想其他。”师玄璎道。

江垂星茅塞顿开:“这就是顺意而为吧!师叔,我悟了!”

师玄璎皱起脸,拍拍他的脑袋,“我的意思是,你不适合想这种复杂的问题,简单的脑子就应该活的简单一点。”

“啊,是这样啊!”江垂星挠头,“师叔这么说,那我就放心了。”

之后,他果然就不再想此事,再见到白雪行都开始恭恭敬敬喊“大长老”了。

白雪行忍不住跑到师玄璎面建议:“我们尚未签生死契,还是等出去之后再说吧!”

“何必拘泥小节。”师玄璎反倒劝他,“我看你也得好好修刀心。”

白雪行不想说话,他的刀是阴傀所化,想变成什么都行,又不是真的刀,修什么刀心啊!

师玄璎仿佛猜透他在想什么,睨了他一眼:“修刀心比你念什么劳什子经管用,你若渡完生死劫,修成刀心,便是断了杂念之根。你若不信,不妨一试。”

白雪行为了稳住道心,什么都信点,闻言便宛如遭遇推销的客人,忍不住心动:“如何试?”

师玄璎不语,手中寒光一闪,一刀砍过去。

白雪行下意识地撑起符咒防护,然而定睛一看,却见她手中空空,正含笑看着他。

“这是何意?”他周身符咒消散,皱眉不解。

师玄璎没有解释,只道:“你以后就跟着天天一起行动吧,活得刺激一点就不会想东想西了。”

叩叩!

门大开着,刘主簿仍是站在门口敲了几下,见两人看过来,笑道:“大人,桃县送来两车水果,下官让人卸在廊下了,您看该如何处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龙王传说:开局抽取唐舞麟血脉 美漫地狱之主 酒与枪 虚有其表 八男?别闹了! 出格 从全职猎人开始成为无上意志 女帝震惊:我师尊,他不是败类吗 一屋暗灯 叶楚月夜墨寒 诡秘之主2宿命之环 这本小说很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