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网

繁体版 简体版
我的书城网 > 古代言情小说 > 日落江湖白 > 第九十九章:千丝红袖叶流素

第九十九章:千丝红袖叶流素

不想错过《日落江湖白》更新?安装我的书城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付锦衾走的那夜,恰是立夏。

春衫在蝉鸣声中再也穿不住了,统一换成了轻薄的夏衫,五刺客换上了姜梨亲手为他们挑的衣裳,料子和颜色很衬他们,平灵是绯红,童换是藕粉,焦与是靛蓝,林令是竹青,其忍喜欢玄色,姜梨偏不称他的意,选了件月白的缎纹料子,让他不敢轻易进厨房。

可自她昏睡以后,谁还有心情做饭呢,其忍熬了几次粥,不是太水就是太稠,好在阿南姑娘是把做饭的好手,其忍便改为烧水,熬药。

姜梨的衣裳是付瑶帮忙换下来的,每天擦拭一遍身体,付瑶看她的眼神总是不善,手上动作却极轻,几乎住回了付记。

陈婆婆和旺儿不再编竹筐了,他们心里犯愁,无计可施,只能每天来她房里坐坐。老道自觉是外人,从来都是在窗边探头看看她,他不像他们那么愁眉不展,只是吧嗒烟袋锅子的次数变多了,一抽就是小半天。

其忍在老童那里买了几只油饼,跟他们一起坐在付记门口发怔。

他们不太敢讨论少主的病,每次开口都会换成其他的话。

“严辞唳的人快到了吧?”

山月派的火力全部集中在了南户、江北两处,乐安反而得了清净,大抵认定姜梨这次定难回天,连点动静都不见。

平灵说,“他们不用转水路,应是比老顾先回分坛。”

“那付公子那边。”

“比他们更远,咱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在公子回来之前守好门主。”他们这次没出上力,可也知道付公子将他们留在这里的用意,山月派两徒尽出,唯有大却灵这个掌教没有动静,万一她是想亲自杀进乐安,他们总要有足够的人手应对。

“你们说江北这次能守住吗?三年前我跟玉陀螺交过一次手,比起衔音铃柳玄灵,这人更得山月派掌教大却灵的真传。”

除非严辞唳够快,否则仅凭三十门众… …

“别小看流素。”平灵反而持不同态度,其忍有些意外地看向她,平灵跟童换一起看回他。

嚣奇门不论分坛还是总门都设计的极其隐蔽,有的地方只是虚晃,空留一个壳子引人入内。有的地方会有几人留守,内设机关,转瞬之间使人身首异处。有的地方则是实在居所,大隐于市井,小隐于山林。

江北分坛便隐在一片茂密繁盛的松竹林里。林子外面设有几家“猎户”,是专门看顾“外人”之用。林内树草丰沛,另设时扇木心曲眼阵,寻常人即便进来也如遇“鬼打墙”,绕到饿死也未见得能出来。

若是这关过了,严辞唳喜欢吃甜的,专有一片枣花林为他养蜜,采蜜的群蜂是难得一见的荒山石门蜂,另有养蜂人操控群蜂坐镇。蜂针有毒,轻者神志错乱,抓烂皮肉,重者当场即赴黄泉。

要是连石蜂阵也过了,就会看到一座曲桥百转的琅嬛水榭,水上可以泛舟,倒映一树垂柳,日头打在湖心上,一片潋滟跌宕。

玉陀螺此时就在水榭对面,严辞唳不在家,三十门众杀到最后只剩下十人不到。可能活到这时的十人,无疑是江北最硬的“刀”了。

水波轻荡,湖上有人泛舟,桥上多了一人坐望,泛舟的人书生打扮,手里抱着一把五十弦。桥上的人青衫在身,蹲坐桥栏,腰上一把赤月刀尤为显眼。

那是严辞唳手下两大刺客,廖词封和裴宿酒。

前者在乐安呆了数月,后被严辞唳召回江北,其实严二长老叫他回来的目的是防备姜梨转道来分坛,真要扔他“人头”还能有个帮手帮忙转移。谁承想姜门主没来,倒把山月派的人给等来了。

廖词封是个“文人”,客气有礼有礼的询问,“玉另主今日前来意欲何为?”

玉陀螺勾唇一笑,“姜门主曾在三年前灭了我山月派三个分坛,玉某今日如法炮制,想摘了江北雾生殿的匾额,换上我们山月派的招牌。”

“山月派的招牌?”廖词封摇头,“怕是在我们嚣奇门里挂不住吧。”

“挂不挂得住,总要试试才知道。”

裴宿酒没廖词封那么爱客套,伸手一刀回扣,本来就是蹲坐之姿,此刻提气而起,将自己整个“弹”向对岸。他极瘦,甚至有些佝背,可他落地的每一步都像能借力,随时都有纵跃而起的准备。

“凭你们也配!”

玉陀螺本能接了几式,又见他抽出了赤月刀。

廖词封是个文人,不爱裴宿酒这种多动症式的打法,长衫一掀,席舟而坐,慢弹五十弦。

玉陀螺脚不沾地的瞬移,看似是裴宿酒招式更快,实则宿酒十招只有两式能落到玉陀螺身上。跟柳玄灵轻简的装扮不同,玉陀螺穿的是南疆最原始的繁重服饰,即便节气已进夏日也堆叠着一身扎实厚密的重量。长发悉数垂散在身上,头戴流珠玉冠,不以轻纱覆面,天然一副淡漠浓颜,给人的感觉既稳又沉,甚至有些闷了。

山月派弟子欲往湖心而去,足下却受五十弦所阻,音波随湖波推荡而来,看似清风浩渺,实则戾入无形。冲在最前面的山月派弟子膝盖裂出白骨,甚至连根断去。

玉陀螺交握手指,蝴蝶振翅般地动了动,那音波便也受了阻,如遇屏障一般的被逼着倒退。

廖词封的曲子越发的不成调了,裴宿酒的动作也慢了下来。玉陀螺拆开手指,打到这时才是真的要出手了。

山月派弟子再次朝湖心亭而去,宿酒词封迅速跃回曲桥之上,玉陀螺移步上前,摘下右腕钝金手环,笔直打向廖词封手下琴弦。

廖词封躲闪不停,无论如何动作,那环都追着他的周身要害,玉陀螺又称万毒金环手,廖词封知道金环不能碰,几次以身法躲闪,亦或以五十弦相抵。

玉陀螺见他速度迅捷,似乎有意磨炼一番,同时摘下了左手腕上的钝金环。

双环相扣,即便裴宿酒与廖词封同时应对也丢了章法。

一招不慎,廖词封被金环断了琴弦,可那金环不肯罢休,兜转半圈再次朝廖词封面门袭来。宿酒手快,以赤月刀相抵,挡住一招攻势的同时,眼见赤月刀起了一阵黑烟。

“这东西到底浸了多少毒水。”

裴宿酒心疼自己的宝贝长刀,廖词封却没时间回应他的抱怨,金环近身而至,再不躲闪,下一刻会冒烟的就是他的脸!

三只穿线银针恰在这时破空而来,银针与金环撞出一声清脆的“叮”,金环停在了廖词封面部三寸处,再一震力,金环被振飞,玉陀螺神色微变,接住金环的同时将它收进手腕之中。

水榭之中原来另有一道瘦削身影,端坐在湖心亭美人靠处。

“原来是千丝袖——叶流素。”玉陀螺顺着曲桥缓步走近。

流素起身相迎,从来都是一身素淡妆容,年纪不知多少,大抵在花信之年,又似比花信大了些许。她身上有种特殊的韵味,清淡,柔雅,不在世俗之间。

流素说,“家主不在,另主若要摘匾,需等家主归后再来。”

玉陀螺好奇打量,对她的了解除了她是严辞唳的侍女,便是外界传闻的严母养给严辞唳的童养媳。这媳妇也算门当户对,乃是万宗派叶家幺女,严家要找阳时阳月的女子,叶家幺女多灾多病,恰好也要阴时阴月的男子冲抵“阳煞”,于是一拍即合,就此定亲。后来严辞唳修炼婴寿邪功,成立驭奇门后,叶家就要将女儿接回,断了这门亲事。不想这位叶家姑娘非但不走,还在严辞唳对外宣称严叶两家正式解除婚约后,留在他身边做了一名贴身侍女。

玉陀螺对这个缠绵悱恻的故事颇有几分好奇,不过这故事并不影响她来摘匾。她在水榭之外站定,“可惜我性子急,若是不等,非要今日取,叶姑娘打算如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龙王传说:开局抽取唐舞麟血脉 美漫地狱之主 酒与枪 虚有其表 八男?别闹了! 出格 女帝震惊:我师尊,他不是败类吗 叶楚月夜墨寒 从全职猎人开始成为无上意志 一屋暗灯 别抱错了人[先婚后爱] 四胎萌宝,爸比太凶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