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城网

繁体版 简体版
我的书城网 > 奇幻小说 > 疯了吧,你管这叫检察官 > 第1172章 石课长告密 南宫青的打算

第1172章 石课长告密 南宫青的打算

不想错过《疯了吧,你管这叫检察官》更新?安装我的书城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另一边。

首尔。

大检察厅。

事务局。

人事课。

课长办公室。

事务局负责人事、预算、文件及物品管理、保安等工作。

人事课更是掌管整个检查系统的升迁档案和调动。

因此相差一名检察官的信息,找到人事课最为简单。

石课长放下手机,打开电脑开始查询崔新阳和李正忠的信息。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石课长很顺利的找到了崔新阳和李正忠的资料。

只不过此时的他眉头紧皱。

原因很简单。

石课长发现,崔新阳和李正忠居然是李在华的同期。

这位半岛有史以来,最年轻检察庁长的大名,有谁不知道。

如今涉及到李在华,石课长不得不谨慎。

顷刻间。

石课长陷入沉思。

良久后。

石课长拿起手机拨打号码,最终选择告密。

相比一个地区性财阀,李在华更加不要得罪。

万一自己提供资料,日后被人查到,石课长都没把握能扛得住李在华的报复。

既然不想得罪这位年轻厅长。

石课长自然要卖好,让李在华欠自己一个人情。

---------

另一边。

庆州市。

检察支厅。

厅长办公室。

铃铃铃......

铃声响起。

李在华捡起手机看向来电显示,不由轻蹙眉宇。

尽管他和石课长认识,但两人的关系并不亲密,只是见面能聊几句。

现在这位人事课课长打电话来。

李在华虽然感到奇怪,却依然按下通话键。

“石课长你好,这么有空给我打电话?”

石课长的声音传出。

“李厅长你好,我这里有一个消息向你说明!”

李在华眼珠子一转。

“石课长,难道我们庆州检察支厅有新的人事变动?”

石课长摇摇头。

“不,近期庆州检察支厅,除了崔检察官和李检察官外,并无人事变动。”

此话一出。

李在华眉头一挑。

崔新阳和李正忠调任庆州检察支厅微不足道,按道理不可能惊动人事课课长。

就算人事课要在派遣名单签字,也大概率不会记得崔新阳和李正忠的名字。

现在问题来了。

石课长正确的说出崔新阳和李正忠的名字,摆明话中有话。

想到此处。

李在华试探道:“石课长,该不会你到了庆州?”

“要是这样的话,今晚留下别走,我请客,大家好好聚一聚。”

石课长嘴角微扬,明白年轻厅长猜到了自己的目的。

到了这一步。

石课长不再隐瞒:“李厅长,我人在首尔,不过改天去庆州旅游,还得麻烦你帮我做导游。”

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

“一个小时前,庆州市永鑫精工理事南宫青委托我调查崔检察官和李检察官的资料。”

“我一开始并不知道他们和李厅长的关系,我在这里向你道歉!”

话音刚落。

李在华目光一凝,随即感激道:“谢谢石课长相告,这次要不是你,恐怕崔检察官和李检察官要有麻烦了!”

石课长一愣。

“李厅长,这话怎么说?”

李在华直截了当道:“我刚到庆州恰巧遇到一桩案子跟永鑫精工有关,我正准备重启调查,之前负责此案的禹闽盛检察官就被人注射高浓度氯化钾,并且伪装成意外猝死。”

“要不是觉得不对劲,找来国搜院的白范医生,这件案子真有可能成为无头公案.......”

噼里啪啦,他把永鑫精工案子和禹闽盛的死简单说了一遍。

听完后。

石课长眉头皱成一团,想不到南宫青的胆子这么大,竟然敢谋杀一名检察官。

当然,换做平常,他也懒得去管。

可如今事关李在华,就不得不去考虑。

“李厅长,幸好我先给你打电话,否则崔检察官和李检察官出了事,我难辞其咎!”

李在华摆摆手。

“石课长,不关你的事,要怪就怪永鑫精工肆意妄为,真把半岛当成了法外之地。”

“您能打电话来提醒我已经是仁至义尽,您没做错!”

石课长暗暗松口气,还好自己没乱来,不然破坏了李在华的安排,后果不堪设想。

“李厅长,既然永鑫精工如此胆大妄为,我有什么能帮你的?”

听闻此言

李在华稍作思索。

虽说今天会议目的是打草惊蛇,但真实情况是一个在明,一个在暗。

在明的是永鑫精工,在暗则是李在华。

倘若石课长不告知南宫青的消息,岂不是由暗转明。

况且南宫青知晓崔新阳和李正忠的背影,也应该多少有所顾忌,不敢随便乱来。

想着想着。

李在华沉声道:“石课长,我确实要你帮个忙!”

“李厅长请讲!”

李在华不假思索道:“你可以把崔检察官和李检察官的消息泄露给南宫青......”

话到一半。

石课长诧异的道:“李厅长,这么做会不会,不太.......”

不等他把话说完。

李在华笑着道:“石课长,我正是要南宫青顾忌崔检察官和李检察官的背影,这是在保护他们。”

石课长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还要我做其他的吗?”

李在华摇摇头。

“他问您什么只管说,用不着帮我掩饰,其他不用做。”

石课长点点头。

“那好,我知道怎么做了!”

李在华道谢。

“谢谢石课长,一切拜托您了!”

----------

首尔。

大检察厅。

事务局。

人事课。

石课长深吸一口气。

他的确没料到,李在华刚到庆州就同当地财阀交手。

而且永鑫精工更是不知死活的谋杀一名检察官。

倘若李在华扳倒了永鑫精工,自己泄露检察官情报传出去,必定跟着倒霉。

想到这里。

石课长忍不住拍了拍胸口,庆幸自己提前打招呼。

不过一想到李在华交代的事,他再次拿起手机拨打号码。

十几秒后,电话接通。

南宫青焦急的声音传出。

“怎么样石课长,查到了吗?”

“南宫理事,我出马自然没问题。”

说着,石课长神色一正:“只是南宫理事,崔新阳和李正忠的来历不简单,你要小心点!”

南宫青咬了咬牙。

“石课长,您说!”

石课长沉声道:“崔新阳和李正忠是李在华厅长的同期同学,我不管你做什么,这两个人你最好别动!”

话刚说完。

南宫青暗自冷哼,表情却装作无辜的样子。

“石课长,您放心好了,我怎么敢对检察官出手!”

石课长闻言心中冷笑不已,要不是听李在华说了禹闽盛的事,他还真以为南宫青被人冤枉。

“那就好,我还有个会要开,下次到首尔,我们聚一聚。”

“嗯,我不打扰石课长开会,首尔见。”

-----------

另一边。

庆州市。

永鑫精工总部。

理事办公室。

南宫青放下手机。

既然知道了崔新阳和李正忠来历,考虑到背后有李在华撑腰。

南宫青沉思许久,终于承认不能硬来。

但这难不住他。

因为在南宫青看来,崔新阳和李正忠是李在华亲信反而更好。

假如亲信最后调查的结果跟永鑫精工无关,李在华还能说什么,总不能自己打自己脸。

南宫青越想越觉得不错,脸上不由露出笑容。

紧接着。

南宫青拿起手机拨打号码。

几十秒后,电话接通。

池承俊不耐烦声音传出。

“南宫理事,我不是说了别给我电话!”

南宫青不以为然道:“池部长,别担心,我已经想到办法了!”

池承俊眼睛一亮。

“你说真的?”

南宫青径直说道:“没错,我找人查了崔新阳和李正忠的信息,他们是李在华的人。”

说到此处,他神秘一笑。

“你说如果崔新阳和李正忠调查结果跟永鑫精工无关,李在华还会继续查下去嘛?”

池承俊舔了舔嘴唇。

“你的意思是?”

南宫青冷笑道:“不错,既然不能动他们,那么就用钱收买,我相信世界上没人不喜欢钱这玩意!”

池承俊想了想。

这话说的不无道理。

崔新阳和李正忠不能动,不代表不能可以收买。

只要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你要怎么做?”

南宫青直截了当道:“打听崔新阳和李正忠的手机号码,或者你约他们两个出来!”

话音落下。

池承俊斟酌须臾道:“你打电话会引起崔新阳和李正忠的怀疑,还是我约他们出来比较好。”

南宫青点点头。

“案子要尽快结束,事不宜迟,干脆约他们今晚见面!”

池承俊迟疑道:“会不会太急了?”

“池部长,你别忘了,案子一天不结束,我们就没一天好日子过!”

面度威胁。

池承俊无奈的道:“崔新阳和李正忠刚刚接手案子,过于着急万一吓得他们怎么办?”

“那你的意思是?”

池承俊直言不讳道:“过两天,等他们一无所获的时候,我以分析案情的名义邀请,应该可以打消两人的警惕!”

南宫青沉默片刻。

“那好吧!按你说的做。”

---------

与此同时。

庆州市。

检察支厅。

厅长办公室。

李在华坐在椅子上敏思苦笑。

刚才石课长的电话说明,永鑫精工注意到了崔新阳和李正忠。

那么接下来,所谓的南宫理事必然顾忌崔新阳和李正忠的背影,不敢轻举妄动。

这一刻。

李在华将自己带入到永鑫精工的角色当中。

不知过了多久。

李在华灵光一闪,猛地拿起手机拨打号码。

很快电话接通。

崔新阳的声音传出。

“厅长!”

李在华直接说道:“今晚别走,我请你们两个吃饭,顺便谈谈永鑫精工的案子!”

崔新阳点点头。

“好的厅长!”

李在华又依样画葫芦给李正忠打了一个电话。

---------

一晃眼暮色降临。

晚18:35分。

一辆黑色轿车驶出庆州检察支厅。

有句话说的好,有人的地方就有华人,庆州也不例外。

半个小时后。

黑色轿车停在一家中餐厅前。

轿车刚刚停好。

李正忠迅速下车,拉开后门。

李在华迈步而下。

接着,四人走进餐厅。

这家店的老板是华侨。

李在华走进店铺。

一名服务员迎了上来。

李在华笑着道:“给我们一个包厢。”

“好的先生,请跟我来。”

没一会功夫。

四人来到一间包厢内。

李在华坐到主位。

文京浩、崔新阳和李正忠各自找位置。

服务员递上菜单。

“先生,这是我们的菜单。”

李在华接过菜单随意瞟了眼,用标准普通话道:“不用了,给我来几个正宗拿手菜,再来一瓶茅台,其他你们看着办。”

在异国他乡听到国语。

服务员诧异的道:“先生,您是华夏人?”

李在华摇摇头。

“我只是一个对华夏文化很感兴趣的人!”

“原来是这样,先生稍等,我这就吩咐后厨给您做几个拿手菜,希望您能喜欢。”

服务员鞠躬行礼,转身离开。

听着自家厅长熟练的中文。

崔新阳立刻献殷勤道:“厅长,想不到您还会说中文,真是了不起。”

李正忠附和的点点头。

“没错,中文是我学过最难学的语言,您能说的这么好,简直不可思议。”

文京浩则是见怪不怪。

面对两人的拍马屁。

李在华笑了笑。

“行了,闲话少说,永鑫精工的资料你们看的怎么样了?”

崔新阳回答道:“已经查不到了,我准备明天正式进行走访调查。”

“我也一样,打算明天开始调查。”

听到两人的花。

李在华神色一沉,决定吓吓崔新阳和李正忠,免得他们忘乎所以被人卖了还不知道。

“你们两个调查的时候小心点,永鑫精工的南宫青通过大检察厅人事课的石课长拿到了你们的资料!”

此话一出。

崔新阳和李正忠大惊失色。

“厅长,您说真的?他怎么敢......怎么敢......”

话未说完,但潜台词不言而喻。

李在华冷哼一声。

“放心,石课长先打的电话给我,我也通知他把你们的资料泄露给永鑫精工。”

崔新阳和李正直面露惊讶。

李在华继续说道:“我这也是为你们好,永鑫精工敢谋杀禹闽盛,说不定也敢动你们。”

“现在永鑫精工知道你们是我的人,至少有所顾忌,所以你们不必担心自己的安全。”

崔新阳和李正忠同时暗暗舒口气。

崔新阳问道:“厅长,永鑫精工查到我们的资料,会不会阻碍调查?”

这话问到了点上。

李正忠目光集中到自家厅长身上。

李在华开门见山道:“这正是我今晚请你们吃饭的原因!”

“永鑫精工既然不能来硬的,那么只能来软的,很可能收买你们!”

“倘若真这么做,你们两个表面答应,趁着永鑫精工放松警惕暗中调查。”

“我也会给你们帮助,这件案子不能拖的太久,最好一个星期内结束!”

崔新生面露难色。

“厅长,一个星期会不会太紧了,毕竟永鑫精工是庆州地头蛇。”

李在华微微一笑。

“放心,你们目前手里案子的目击证人早已失踪,肯定查不到有用的线索!”

“因此你们主要的任务是找永鑫精工近些年工厂招募偷渡者打黑工,以及偷渡者是否出现死伤的证据!”

说着说着,他又给两名下属吃了一颗定心丸。

“另外我已经通过庆州警署查到了一些永鑫精工招募黑工的资料,稍后会交给你们!”

听到这话。

崔新阳和李正忠仿佛松了口气。

李在华又道:“这件案子关乎你们能不能在庆州检察支厅站稳脚跟,一定要用心做,明白嘛!”

崔新宇和李正忠对视一眼,异口同声。

“请厅长放心,我们知道怎么做了!”

既然知道了崔新阳和李正忠来历,考虑到背后有李在华撑腰。

南宫青沉思许久,终于承认不能硬来。

但这难不住他。

因为在南宫青看来,崔新阳和李正忠是李在华亲信反而更好。

假如亲信最后调查的结果跟永鑫精工无关,李在华还能说什么,总不能自己打自己脸。

南宫青越想越觉得不错,脸上不由露出笑容。

紧接着。

南宫青拿起手机拨打号码。

几十秒后,电话接通。

池承俊不耐烦声音传出。

“南宫理事,我不是说了别给我电话!”

南宫青不以为然道:“池部长,别担心,我已经想到办法了!”

池承俊眼睛一亮。

“你说真的?”

南宫青径直说道:“没错,我找人查了崔新阳和李正忠的信息,他们是李在华的人。”

说到此处,他神秘一笑。

“你说如果崔新阳和李正忠调查结果跟永鑫精工无关,李在华还会继续查下去嘛?”

池承俊舔了舔嘴唇。

“你的意思是?”

南宫青冷笑道:“不错,既然不能动他们,那么就用钱收买,我相信世界上没人不喜欢钱这玩意!”

池承俊想了想。

这话说的不无道理。

崔新阳和李正忠不能动,不代表不能可以收买。

只要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你要怎么做?”

南宫青直截了当道:“打听崔新阳和李正忠的手机号码,或者你约他们两个出来!”

话音落下。

池承俊斟酌须臾道:“你打电话会引起崔新阳和李正忠的怀疑,还是我约他们出来比较好。”

南宫青点点头。

“案子要尽快结束,事不宜迟,干脆约他们今晚见面!”

池承俊迟疑道:“会不会太急了?”

“池部长,你别忘了,案子一天不结束,我们就没一天好日子过!”

面度威胁。

池承俊无奈的道:“崔新阳和李正忠刚刚接手案子,过于着急万一吓得他们怎么办?”

“那你的意思是?”

池承俊直言不讳道:“过两天,等他们一无所获的时候,我以分析案情的名义邀请,应该可以打消两人的警惕!”

南宫青沉默片刻。

“那好吧!按你说的做。”

---------

与此同时。

庆州市。

检察支厅。

厅长办公室。

李在华坐在椅子上敏思苦笑。

刚才石课长的电话说明,永鑫精工注意到了崔新阳和李正忠。

那么接下来,所谓的南宫理事必然顾忌崔新阳和李正忠的背影,不敢轻举妄动。

这一刻。

李在华将自己带入到永鑫精工的角色当中。

不知过了多久。

李在华灵光一闪,猛地拿起手机拨打号码。

很快电话接通。

崔新阳的声音传出。

“厅长!”

李在华直接说道:“今晚别走,我请你们两个吃饭,顺便谈谈永鑫精工的案子!”

崔新阳点点头。

“好的厅长!”

李在华又依样画葫芦给李正忠打了一个电话。

---------

一晃眼暮色降临。

晚18:35分。

一辆黑色轿车驶出庆州检察支厅。

有句话说的好,有人的地方就有华人,庆州也不例外。

半个小时后。

黑色轿车停在一家中餐厅前。

轿车刚刚停好。

李正忠迅速下车,拉开后门。

李在华迈步而下。

接着,四人走进餐厅。

这家店的老板是华侨。

李在华走进店铺。

一名服务员迎了上来。

李在华笑着道:“给我们一个包厢。”

“好的先生,请跟我来。”

没一会功夫。

四人来到一间包厢内。

李在华坐到主位。

文京浩、崔新阳和李正忠各自找位置。

服务员递上菜单。

“先生,这是我们的菜单。”

李在华接过菜单随意瞟了眼,用标准普通话道:“不用了,给我来几个正宗拿手菜,再来一瓶茅台,其他你们看着办。”

在异国他乡听到国语。

服务员诧异的道:“先生,您是华夏人?”

李在华摇摇头。

“我只是一个对华夏文化很感兴趣的人!”

“原来是这样,先生稍等,我这就吩咐后厨给您做几个拿手菜,希望您能喜欢。”

服务员鞠躬行礼,转身离开。

听着自家厅长熟练的中文。

崔新阳立刻献殷勤道:“厅长,想不到您还会说中文,真是了不起。”

李正忠附和的点点头。

“没错,中文是我学过最难学的语言,您能说的这么好,简直不可思议。”

文京浩则是见怪不怪。

面对两人的拍马屁。

李在华笑了笑。

“行了,闲话少说,永鑫精工的资料你们看的怎么样了?”

崔新阳回答道:“已经查不到了,我准备明天正式进行走访调查。”

“我也一样,打算明天开始调查。”

听到两人的花。

李在华神色一沉,决定吓吓崔新阳和李正忠,免得他们忘乎所以被人卖了还不知道。

“你们两个调查的时候小心点,永鑫精工的南宫青通过大检察厅人事课的石课长拿到了你们的资料!”

此话一出。

崔新阳和李正忠大惊失色。

“厅长,您说真的?他怎么敢......怎么敢......”

话未说完,但潜台词不言而喻。

李在华冷哼一声。

“放心,石课长先打的电话给我,我也通知他把你们的资料泄露给永鑫精工。”

崔新阳和李正直面露惊讶。

李在华继续说道:“我这也是为你们好,永鑫精工敢谋杀禹闽盛,说不定也敢动你们。”

“现在永鑫精工知道你们是我的人,至少有所顾忌,所以你们不必担心自己的安全。”

崔新阳和李正忠同时暗暗舒口气。

崔新阳问道:“厅长,永鑫精工查到我们的资料,会不会阻碍调查?”

这话问到了点上。

李正忠目光集中到自家厅长身上。

李在华开门见山道:“这正是我今晚请你们吃饭的原因!”

“永鑫精工既然不能来硬的,那么只能来软的,很可能收买你们!”

“倘若真这么做,你们两个表面答应,趁着永鑫精工放松警惕暗中调查。”

“我也会给你们帮助,这件案子不能拖的太久,最好一个星期内结束!”

崔新生面露难色。

“厅长,一个星期会不会太紧了,毕竟永鑫精工是庆州地头蛇。”

李在华微微一笑。

“放心,你们目前手里案子的目击证人早已失踪,肯定查不到有用的线索!”

“因此你们主要的任务是找永鑫精工近些年工厂招募偷渡者打黑工,以及偷渡者是否出现死伤的证据!”

说着说着,他又给两名下属吃了一颗定心丸。

“另外我已经通过庆州警署查到了一些永鑫精工招募黑工的资料,稍后会交给你们!”

听到这话。

崔新阳和李正忠仿佛松了口气。

李在华又道:“这件案子关乎你们能不能在庆州检察支厅站稳脚跟,一定要用心做,明白嘛!”

崔新宇和李正忠对视一眼,异口同声。

“请厅长放心,我们知道怎么做了!”

既然知道了崔新阳和李正忠来历,考虑到背后有李在华撑腰。

南宫青沉思许久,终于承认不能硬来。

但这难不住他。

因为在南宫青看来,崔新阳和李正忠是李在华亲信反而更好。

假如亲信最后调查的结果跟永鑫精工无关,李在华还能说什么,总不能自己打自己脸。

南宫青越想越觉得不错,脸上不由露出笑容。

紧接着。

南宫青拿起手机拨打号码。

几十秒后,电话接通。

池承俊不耐烦声音传出。

“南宫理事,我不是说了别给我电话!”

南宫青不以为然道:“池部长,别担心,我已经想到办法了!”

池承俊眼睛一亮。

“你说真的?”

南宫青径直说道:“没错,我找人查了崔新阳和李正忠的信息,他们是李在华的人。”

说到此处,他神秘一笑。

“你说如果崔新阳和李正忠调查结果跟永鑫精工无关,李在华还会继续查下去嘛?”

池承俊舔了舔嘴唇。

“你的意思是?”

南宫青冷笑道:“不错,既然不能动他们,那么就用钱收买,我相信世界上没人不喜欢钱这玩意!”

池承俊想了想。

这话说的不无道理。

崔新阳和李正忠不能动,不代表不能可以收买。

只要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你要怎么做?”

南宫青直截了当道:“打听崔新阳和李正忠的手机号码,或者你约他们两个出来!”

话音落下。

池承俊斟酌须臾道:“你打电话会引起崔新阳和李正忠的怀疑,还是我约他们出来比较好。”

南宫青点点头。

“案子要尽快结束,事不宜迟,干脆约他们今晚见面!”

池承俊迟疑道:“会不会太急了?”

“池部长,你别忘了,案子一天不结束,我们就没一天好日子过!”

面度威胁。

池承俊无奈的道:“崔新阳和李正忠刚刚接手案子,过于着急万一吓得他们怎么办?”

“那你的意思是?”

池承俊直言不讳道:“过两天,等他们一无所获的时候,我以分析案情的名义邀请,应该可以打消两人的警惕!”

南宫青沉默片刻。

“那好吧!按你说的做。”

---------

与此同时。

庆州市。

检察支厅。

厅长办公室。

李在华坐在椅子上敏思苦笑。

刚才石课长的电话说明,永鑫精工注意到了崔新阳和李正忠。

那么接下来,所谓的南宫理事必然顾忌崔新阳和李正忠的背影,不敢轻举妄动。

这一刻。

李在华将自己带入到永鑫精工的角色当中。

不知过了多久。

李在华灵光一闪,猛地拿起手机拨打号码。

很快电话接通。

崔新阳的声音传出。

“厅长!”

李在华直接说道:“今晚别走,我请你们两个吃饭,顺便谈谈永鑫精工的案子!”

崔新阳点点头。

“好的厅长!”

李在华又依样画葫芦给李正忠打了一个电话。

---------

一晃眼暮色降临。

晚18:35分。

一辆黑色轿车驶出庆州检察支厅。

有句话说的好,有人的地方就有华人,庆州也不例外。

半个小时后。

黑色轿车停在一家中餐厅前。

轿车刚刚停好。

李正忠迅速下车,拉开后门。

李在华迈步而下。

接着,四人走进餐厅。

这家店的老板是华侨。

李在华走进店铺。

一名服务员迎了上来。

李在华笑着道:“给我们一个包厢。”

“好的先生,请跟我来。”

没一会功夫。

四人来到一间包厢内。

李在华坐到主位。

文京浩、崔新阳和李正忠各自找位置。

服务员递上菜单。

“先生,这是我们的菜单。”

李在华接过菜单随意瞟了眼,用标准普通话道:“不用了,给我来几个正宗拿手菜,再来一瓶茅台,其他你们看着办。”

在异国他乡听到国语。

服务员诧异的道:“先生,您是华夏人?”

李在华摇摇头。

“我只是一个对华夏文化很感兴趣的人!”

“原来是这样,先生稍等,我这就吩咐后厨给您做几个拿手菜,希望您能喜欢。”

服务员鞠躬行礼,转身离开。

听着自家厅长熟练的中文。

崔新阳立刻献殷勤道:“厅长,想不到您还会说中文,真是了不起。”

李正忠附和的点点头。

“没错,中文是我学过最难学的语言,您能说的这么好,简直不可思议。”

文京浩则是见怪不怪。

面对两人的拍马屁。

李在华笑了笑。

“行了,闲话少说,永鑫精工的资料你们看的怎么样了?”

崔新阳回答道:“已经查不到了,我准备明天正式进行走访调查。”

“我也一样,打算明天开始调查。”

听到两人的花。

李在华神色一沉,决定吓吓崔新阳和李正忠,免得他们忘乎所以被人卖了还不知道。

“你们两个调查的时候小心点,永鑫精工的南宫青通过大检察厅人事课的石课长拿到了你们的资料!”

此话一出。

崔新阳和李正忠大惊失色。

“厅长,您说真的?他怎么敢......怎么敢......”

话未说完,但潜台词不言而喻。

李在华冷哼一声。

“放心,石课长先打的电话给我,我也通知他把你们的资料泄露给永鑫精工。”

崔新阳和李正直面露惊讶。

李在华继续说道:“我这也是为你们好,永鑫精工敢谋杀禹闽盛,说不定也敢动你们。”

“现在永鑫精工知道你们是我的人,至少有所顾忌,所以你们不必担心自己的安全。”

崔新阳和李正忠同时暗暗舒口气。

崔新阳问道:“厅长,永鑫精工查到我们的资料,会不会阻碍调查?”

这话问到了点上。

李正忠目光集中到自家厅长身上。

李在华开门见山道:“这正是我今晚请你们吃饭的原因!”

“永鑫精工既然不能来硬的,那么只能来软的,很可能收买你们!”

“倘若真这么做,你们两个表面答应,趁着永鑫精工放松警惕暗中调查。”

“我也会给你们帮助,这件案子不能拖的太久,最好一个星期内结束!”

崔新生面露难色。

“厅长,一个星期会不会太紧了,毕竟永鑫精工是庆州地头蛇。”

李在华微微一笑。

“放心,你们目前手里案子的目击证人早已失踪,肯定查不到有用的线索!”

“因此你们主要的任务是找永鑫精工近些年工厂招募偷渡者打黑工,以及偷渡者是否出现死伤的证据!”

说着说着,他又给两名下属吃了一颗定心丸。

“另外我已经通过庆州警署查到了一些永鑫精工招募黑工的资料,稍后会交给你们!”

听到这话。

崔新阳和李正忠仿佛松了口气。

李在华又道:“这件案子关乎你们能不能在庆州检察支厅站稳脚跟,一定要用心做,明白嘛!”

崔新宇和李正忠对视一眼,异口同声。

“请厅长放心,我们知道怎么做了!”

既然知道了崔新阳和李正忠来历,考虑到背后有李在华撑腰。

南宫青沉思许久,终于承认不能硬来。

但这难不住他。

因为在南宫青看来,崔新阳和李正忠是李在华亲信反而更好。

假如亲信最后调查的结果跟永鑫精工无关,李在华还能说什么,总不能自己打自己脸。

南宫青越想越觉得不错,脸上不由露出笑容。

紧接着。

南宫青拿起手机拨打号码。

几十秒后,电话接通。

池承俊不耐烦声音传出。

“南宫理事,我不是说了别给我电话!”

南宫青不以为然道:“池部长,别担心,我已经想到办法了!”

池承俊眼睛一亮。

“你说真的?”

南宫青径直说道:“没错,我找人查了崔新阳和李正忠的信息,他们是李在华的人。”

说到此处,他神秘一笑。

“你说如果崔新阳和李正忠调查结果跟永鑫精工无关,李在华还会继续查下去嘛?”

池承俊舔了舔嘴唇。

“你的意思是?”

南宫青冷笑道:“不错,既然不能动他们,那么就用钱收买,我相信世界上没人不喜欢钱这玩意!”

池承俊想了想。

这话说的不无道理。

崔新阳和李正忠不能动,不代表不能可以收买。

只要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你要怎么做?”

南宫青直截了当道:“打听崔新阳和李正忠的手机号码,或者你约他们两个出来!”

话音落下。

池承俊斟酌须臾道:“你打电话会引起崔新阳和李正忠的怀疑,还是我约他们出来比较好。”

南宫青点点头。

“案子要尽快结束,事不宜迟,干脆约他们今晚见面!”

池承俊迟疑道:“会不会太急了?”

“池部长,你别忘了,案子一天不结束,我们就没一天好日子过!”

面度威胁。

池承俊无奈的道:“崔新阳和李正忠刚刚接手案子,过于着急万一吓得他们怎么办?”

“那你的意思是?”

池承俊直言不讳道:“过两天,等他们一无所获的时候,我以分析案情的名义邀请,应该可以打消两人的警惕!”

南宫青沉默片刻。

“那好吧!按你说的做。”

---------

与此同时。

庆州市。

检察支厅。

厅长办公室。

李在华坐在椅子上敏思苦笑。

刚才石课长的电话说明,永鑫精工注意到了崔新阳和李正忠。

那么接下来,所谓的南宫理事必然顾忌崔新阳和李正忠的背影,不敢轻举妄动。

这一刻。

李在华将自己带入到永鑫精工的角色当中。

不知过了多久。

李在华灵光一闪,猛地拿起手机拨打号码。

很快电话接通。

崔新阳的声音传出。

“厅长!”

李在华直接说道:“今晚别走,我请你们两个吃饭,顺便谈谈永鑫精工的案子!”

崔新阳点点头。

“好的厅长!”

李在华又依样画葫芦给李正忠打了一个电话。

---------

一晃眼暮色降临。

晚18:35分。

一辆黑色轿车驶出庆州检察支厅。

有句话说的好,有人的地方就有华人,庆州也不例外。

半个小时后。

黑色轿车停在一家中餐厅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龙王传说:开局抽取唐舞麟血脉 美漫地狱之主 酒与枪 虚有其表 八男?别闹了! 出格 女帝震惊:我师尊,他不是败类吗 叶楚月夜墨寒 从全职猎人开始成为无上意志 一屋暗灯 别抱错了人[先婚后爱] 四胎萌宝,爸比太凶猛!